设计以人为本!

Moriyama&Teshima丨日本根源塑造了他的审美

2020-06-07

日本根源塑造了他的审美

Moriyama & Teshima Architects由Moriyama(日本血统的加拿大建筑师)与Ted Teshima于1970年创立于多伦多,多年以来一直为加拿大和海外提供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建筑和城市和环境规划设计服务,并且屡获殊荣。MTA因其独特的地标性项目而声名鹊起,这些项目包括渥太华的加拿大战争博物馆、东京的加拿大大使馆、多伦多的安大略科学中心、以及最近迪拜的阿提哈德博物馆。

01.

阿迦汗博物馆

阿迦汗博物馆是由槙文彦(1993年普利兹克奖获得者)Moriyama & Teshima Architects联合设计。

阿迦汗博物馆位于一个6.8公顷的公园内,与多伦多的伊斯梅利中心共用一个场地,旨在鼓励跨文化的对话和交流,通过文化规划和大量的伊斯兰艺术和手工艺品来促进对伊斯兰文明的知识和理解。博物馆的建筑是这种对话的反映,是在加拿大背景下对伊斯兰建筑和艺术的精雕细琢的当代诠释。

博物馆的多样化项目——混合了画廊、公共空间、表演大厅和餐厅——围绕着一个中央玻璃庭院排列,这是加拿大对许多中东建筑中常见元素的改造。庭院的玻璃上蚀刻着伊斯兰马什拉比耶(mashrabiya)图案,这种图案是基于许多中东建筑中用来调节太阳的木制屏幕。光线在博物馆的设计中扮演着中心角色,以各种方式赋予建筑以活力和造型;在花岗岩外墙上浇铸图案,增强室内空间,或照亮露天庭院。一排排蜂窝状的光圈让经过精心调制的光线进入上层通道。

与Ismaili中心和周围的景观一样,阿加汗博物馆反映了安大略省的多元文化身份,在这个时代,伊斯兰世界和西方世界需要更有效地合作,建立相互理解。

02.

阿提哈德博物馆

阿提哈德博物馆位于迪拜海滨历史悠久的联合大厦旁,以纪念1971年该国在这里签署宪法,并庆祝丰富的文化和历史。

博物馆大部分位于地下,包括永久和临时的画廊、剧院、活动空间和档案设施。引人注目的入口凉亭轻轻地坐落在广场上,其起伏的抛物线曲线代表统一协议所写的羊皮纸,其锥形的金色圆柱代表签署文件所用的钢笔。travertine plaza巧妙的延伸到了展馆内,在这里,空间流过露台观景平台,穿过精致的铜屏格子结构。不同形状和大小的光柱照亮了广阔的地下空间,进而通向圆形的联合馆、签署仪式的地点,以及重新建造的招待所,阿联酋七个成员国的领导人在谈判期间曾住在这里。周围的景观处理包括重建1971年朱美拉海滩的原始海岸线,以倒影池和沙滩为代表。

03.

加拿大战争博物馆

加拿大战争博物馆设计的灵感来自于博物馆摄影收藏中描绘的人物:在荒芜的外国风景中战斗的普通加拿大人,完成了非凡而英勇的壮举。灵感的第二个来源是自然。古老的地貌具有非凡的能力,能够承受人类造成的破坏。大自然不仅生存下来,还会再生和变化。

“再生”的概念体现在一座建筑中,它似乎沉浸在渥太华河周围的景观中。其低洼的形式拥抱着大地,而其平缓倾斜的绿色屋顶,作为人行通道,提供了博物馆的多层意义的暗示。

里面,倾斜的墙壁陡然出现、粗糙的混凝土、倾斜的地板有,给人一种不平衡的感觉。朴质、深邃的空间,唤醒参观者与空间的记忆和情感。

04.

沙特阿拉伯国家博物馆

沙特阿拉伯国家博物馆是国际设计竞赛的优胜者,它于1999年开放,以庆祝沙特统一100周年。该博物馆是沙特国家遗产和文化的主要监护人,是一个学习和发现的地方,旨点燃对阿拉伯文化遗产的自豪感和对伊斯兰教的崇敬。

博物馆的中心设计特色是由当地石灰岩组成的弧形西墙,沿着穆拉布广场(MurabbaSquare)和皇宫花园向麦加(Mecca)方向伸展。夕阳西下时,长城映出落日的红光,然后逐渐消退,迎接傍晚的凉爽。视觉上的冲击是一条溪谷的峡谷壁,似乎在提醒人们利雅得最初是沙漠中的绿洲。

作为一种城市设计的姿态,弯曲的墙壁环绕着广场对面的建筑,包括历史悠久的穆拉巴宫(MurabbaPalace)。沙特阿拉伯国家博物馆(Saudi Arabian National Museum)的灵感来自当地的纳伊迪(Najdi)建筑传统——简单的土砖墙壁和简约的表面装饰,但它的当代词汇是石灰岩墙壁和花岗岩细部装饰,这让它有别于其他建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